大人读绘本》用图画呈现的文学:看Image3系列绘本

 

一只大白鲸鱼出现在绘本的精装封面上,这部绘本是一般书本的两倍大,书名是《亚哈与白鲸》。如果你读过《白鲸记》,也许会猜测这是把文学名着转变成绘本形式,打开一看,才发现原着五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,竟然只剩下几百个字,而一幅幅跨页的大图满布细节,几乎吸引了你全部的注意力。书里的文字是从亚哈船长的第一人称观点出发,叙述他到处寻找白鲸,却遍寻不着的经过。然而图像採取的是全知观点,每个画面都隐藏着那只大白鲸,亚哈一直在牠身边,甚至进入牠里面,却毫无所觉。

《亚哈与白鲸》文图间的差距,产生了一种类似捉迷藏的幽默趣味。看不见大白鲸的亚哈不再是《白鲸记》里那个邪恶的角色,也没有遭受和他一样悲惨的命运。不过,绘本中的图像夹杂的讯息,却和《白鲸记》里的各个角色,以及捕鲸船的航程息息相关。画家以手绘和拼贴构成的画面,色彩浓烈、肌理粗犷,形成一种深沉又悲壮的力量。显然,21世纪的作家马尔索(Manuel Marsol)是用图文搭配的方式创作了自己的《白鲸记》,不过他也清楚表明,那本19世纪的巨着正是他灵感的来源。




《亚哈与白鲸》内页(大块文化提供)

文学素养与视觉素养

绘本的文学性并不亚于小说,只是阅读的方式不太一样。从20世纪后半开始,观看电视、电影的人口逐年成长,到了1990年代,电脑科技和数位传播崛起,过往以文字为主的阅读经验,渐渐演变为阅读图像和图文间的关联。读者日渐习惯以观看影音综合演出的体验,解读不同媒介结合后诞生的故事、知识、讯息。而由于图像和影像不受语言限制,传达的内容也因此更能跨越国界、跨越文化。

观赏、理解和诠释图像的能力,简称为「视觉素养」(Visual Literacy)。这种素养和文学素养的作用相仿,目的都是让观赏的人,在心智上得到陶冶启发,在过程中享受再三玩味、创发新意的乐趣。

过去一百多年间,绘本的蓬勃发展为儿童,也为成人提供了培养视觉素养的最佳素材。绘本包含了各种图像叙事手法、不同的图像风格,并且和整个图像艺术传统有深度的连结。除此之外,绘本中以图叙事,或图文共同叙事的创作手法,以及书本的整体设计也都异常讲究,可以说是唾手可得的艺术作品。而绘本多层次的内涵,也成为值得讨论、研究的对象,例如李炡昊的《漫步》。

从封面开始,《漫步》的每个画面都像一张张以书本为主题的海报。画中瀰漫着神祕的光线和空气,吸引人走进拟真似幻的宁静空间,那里的时间似乎停住了,心也沉澱下来。图像里的书本形成机翼、天空、池塘、房间、一角蛋糕……一如诗中的隐喻,伴随着少许的文字,一步一步引导读者回忆或思考阅读与人生的关係。

正如诗人的用字遣词往往超越常规,《漫步》的画家则是摆弄画中之物,藉着改变物件的大小比例、位置关係,并透过场景、季节、时间、人物、童话故事等相关元素,挑战读者的联想力。读者必须一边观赏图画,一边跟随文字,做出合理的假设,细细咀嚼图文共同传达的含意,才能有所领会。




《漫步》内页(大块文化提供)

熟悉德国绘本作家布赫兹(Quint Buchholz)的读者,自然而然会拿这本书和布赫兹的《书的国度》做比较,看看李炡昊在画风和内容上是不是创出了新意?文本的比较也是另一种阅读的乐趣。

从图画即能领略故事寓意

《亚哈与白鲸》和《漫步》都是大块文化Image3书系的作品。这个书系至目前为止的作品,除了介绍图画组成元素的《图像语言的祕密》,以及知识性绘本《看见声音》之外,都是以大幅画面表现的文学性绘本。这些绘本一方面善用图像语言,搭配适量文字,引发读者的感官和情绪反应,一方面也呈现了图像的不同层次,有些简明易懂,有些需要敏锐观察,有些则运用图像的隐喻及象徵、文本间的互相影射(文本互涉)表达抽象的概念,或者更进一步反映绘本作家内在的生命体验。

譬如《蓝色大树》和《白花之爱》,都以颜色作为象徵来说故事,画家刻意限制了画面的用色,以凸显单一色彩的特殊意义。《蓝色大树》描绘独裁国王与一棵美丽的蓝树之间的角力。画中场景、人物布满苍白细密的线条,颜色以黑、棕色为主,衬托蓝色大树自由健壮、活力跃动的枝条,树上有鸟聚集,还有恋人和乐师。这棵备受喜爱的大树却被国王下令砍掉,砍树的士兵身穿暗橘色制服,和树的蓝色形成对比,蓝和橘正是故事里两股对抗的力量。这本书即使不读文字,也能从图画中完全领略故事的寓意。

《白花之爱》也是寓言故事,义大利原文书名意为「花粉」。故事里的女孩在庭院发现了小白花,开始细心呵护。小白花每天清晨绽放,花粉的香气总将她唤醒。小白花象徵爱情,花开花谢陪伴女孩经历了情意的滋长和消逝,也体会出箇中真义。画家用温暖的棕色调,营造出怀旧的氛围,看似安静的画面,其实充满情绪的暗潮。造型柔美的白花,既代表纯洁又隐含性的联想,延展的枝叶彷彿女孩内心不止息的渴望。除了描绘女孩与花之间的关係,画家还运用简单的物件作为象徵符号,包括由两个圆环和心形组成的剪刀和钥匙,呼应故事里爱情的取捨和得失。

《狐狸与飞行员》和《没有名字的老人》两本书都涉及其他的文本。《狐狸与飞行员》的故事中有真实人物,就是《小王子》、《夜间飞行》的作者圣修伯里(Antoine de Saint-Exupéry),也有虚构角色,是被飞行员(也是小王子)驯服的狐狸。故事既有圣修伯里担任二次大战飞行员的历史背景,也有编造出的狐狸住进军营的情节。如此虚实交替,把一位作家和他作品中的角色融合成新的故事,凸显这位作家的性格及信念。




《狐狸与飞行员》内页(大块文化提供)

绘本的满版画面引领读者身历其境,配合第一人称狐狸的叙述,画面有时採取狐狸的主观视角,让读者和牠一起凝望飞行员、进入森林,或者由高空眺望地面。画家对于肌理的处理尤其可观,粗糙的树干、狐狸的毛、皮质的飞行员制服彷彿都可触摸。画里面还安排了一些和圣修伯里相关的细节,包括小王子的身影。这本书运用了文本互涉的手法,熟悉《小王子》和圣修伯里的读者读来必定更有共鸣。

《没有名字的老人》阅读起来极具挑战性,虽然书里的文字并无难懂之处,只是淡淡描述一位独居老人的生活日常,还有他神奇的手艺,但是全书图像却是用涂涂改改的素描,和充满想像的超现实画面,刻划出老人(也可能是作家自己)的内在世界。画中的每个记号几乎都蕴含寓意,值得再三推敲玩味。




《没有名字的老人》内页(大块文化提供)

老人虽然生活在一个经常下雨,冷漠阴沉的社区,不被人注意,但是围绕他的,却是灰色西装和咖啡杯里的蓝天白云、墙壁和沙发上的美丽植物,甚至他所造的星星,也宛如盛开的花朵。这位老人内心丰足,他的表情如同达文西的「蒙娜丽莎」一样神祕;他的双手和德国画家杜勒一样修长敏感;他的眼光和比利时画家马格利特一样独特。这位不为人知的「艺术家」为夜晚精心製造星星,星星延续了他的生命,不让他随时间逝去。

从以上几本Image3的绘本看来,图画中的文学性不仅是因为带有其他文学作品的影子,或是搭配文字,造成图文之间的互补及反差,还包括图画本身令人沉浸其中的视觉力量,以及画家创造的隐喻和象徵,这些都使读者读图的感受彷彿读诗、散文或是小说一样。

由此可见,阅读绘本和阅读以文字创作的文学作品一样,都需要练习和思考,培养起观赏、理解和诠释的能力,并能更进一步的分辨和评论图像及影像所传递的讯息,对处于新时代的读者和观众而言,这种能力何等重要!

亚哈与白鲸
Ahab y la ballena blanca
文、图:马努叶尔・马尔索(Manuel Marsol)
译者:叶淑吟
出版:大块文化
定价:45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
作、绘者简介:马努叶尔・马尔索(Manuel Marsol)

1984年生于西班牙马德里,拥有广告和视听传播学位,专门从事图像创作的艺术家,并热衷于绘本创作。曾在El Sol和坎城国际创意节中获奖(Cannes Lions创立于1954年,为全世界最大专业创意奖)。2017年,在连续四年获义大利波隆那书展大会提名之后,获颁SM基金会国际插画新人奖。《亚哈与白鲸》荣获第三届Edelvives国际绘本奖,还有五幅插画拿到第五届伊比利拉丁美洲插画奖,而得奖的插画后来集结在与卡门・奇卡(Carmen Chica)合作的《巨人的时间》(The Giant’s Time)出版。他的绘本作品也在葡萄牙摘下国家阿玛多拉奖的最佳国外绘本奖。

曾替卡夫卡的《变形记》(The Metamorphosis),柯南・道尔的《巴西猫》(The Cat of Brazil),萨克-马索克的《穿皮草的维纳斯》(The Venus of the Skins),以及《我的城市:马德里》地图书(mapa Madrid, a minha cidade)创作插画。2009年到2012年间当过广告企划人员,这段期间在各个文艺盛会累积名声。2012年进入西班牙巴塞隆纳的艺术设计学院进修儿童与青少年启发课程。2010年到2016年间曾替老虎杂货商品店(Tiger Stores)创造结合插画与动画的影片。曾于墨西哥的西班牙文化中心(CCEMx)、儿童与青少年国际书展(FILIJ)和儿童与青少年语言和文学伊比利美洲会议(CILELIJ)、瓜达拉哈拉书展(FIL)、瓦哈卡艺术学院(IAGO),举办画展、工作坊和讲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