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最近没月亮,但是有星星和一些城市灯光,从我家顶楼可以看得挺清楚的
我常常就跑出去拍些夜景,不然就在我家楼上,但是出去居多,因为我家顶楼下面是祠堂...
虽然只是我爷爷和奶奶,但是我也是不喜欢他的感觉,就是...阴森
所以我通常是不靠近那里的,因为刚好在四楼= =(对这还是有点半信半疑...
事情发生在昨晚,我这次到顶楼去拍照,因为刚出院不久,所以先在家里
我家的顶楼要用梯子爬上去有点麻烦...但是只要能拍出那美美的风景就好(存钱买单眼!加油!
我上去之后先架好脚架,但是这脚架要是能不用我真的不想用,因为不好用= =
脚架是固定相机不让相机动,而夜拍通常等快门都要半分钟以上,这过程中有晃动到就完了
所以我想要存钱买更好的相机跟配备...说道这就泪(钱难赚= =
总之架好脚架后我开始取景,我首先拍夜空,因为云层会飘的关係所以有好东西就要赶快,还要测风向跟风速...
拍夜空真的很累...是数位相机所以得要趴下来看有没有对到,真的很麻烦...
但是为了那美妙的风景我还是做了...就这样拍了大概有几十张,经过撰选后只能选出机张好看的...
接着我开始对準街道,这些街道真的是每隔几天就大不一样,真的是变化很多,这就是为什幺可以在同一个地点拍摄这幺久
我拍了一些之后我透过相机的放大看到一个毛骨悚然的现象...是一个女人在看着我...
感觉有血色的女人,应该不会是鬼,不可能又一次吧...上次那个够我毛的了...
但是这次这个...就算看起来像人也很毛,感觉就像是想要瞪死我似的...
然后他转过去不知道干嘛...一下之后他转回来,手上拿着一张纸...上面写着[变态]还对我比中指...
感觉这是误会误很大...然后他就走掉了...我也不知道该说什幺,能看到我眼力也真好...
然后我再四处拍,这次真的是会吓死人,一个披头散髮的女人低着头站在路灯底下...
我想用相机看到他的脸,但是都看不到,突然相机自己案起快门来了...
快门想了13次,又是个不吉利的数字...而我自己也奇怪,当时并没有数出来所以只是想怎幺回事...
我再看的时候女人已经不见...我心想真是鬼月较衰...不会就这样撞鬼第二碰吧...
我打开相机看里面,第一张是那个女人站在路灯下、第二张是那个女人过街了,第三章变成一个不可能的角度...地面上可以看到我家顶楼的水塔...第四张似乎穿过那个公园可以看到对街的商店,第五张已经到对街了...并且看向我家后门出去的巷子的巷口...
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玛莉的传说,跟怪谈新耳袋的湖边的照片...我开始担忧接下来的进展
第六张到第九张则慢慢地逼向我家,第九张已经在门口了...我心想这下完蛋了...明明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却还是想继续看完...
第十张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家的客厅了...第十一张是祠堂...第十二张已经是顶楼可以看到我蹲在那看相机了...我马上回头看,什幺都没有...我再转过来看相机,里面的画面显示...他在对面看着我...我慢慢地转过来...我看到他...就在对面的顶楼那...头低低的朝着我这边看
我不知道该做什幺反应,但是有了第一次经验我也不会特别害怕...但是...我还是不自主的抖动
我马上躲到围墙边蹲着,心里想逃不掉了乾脆在这闭上眼睛算了...过一下没听到动静我就睁开眼睛看...他的影子!就在那里...
到这边我突然想到我之鬼扯的在医院迴荡的影子...所以我抬头一看...天杀的没道理真的在那里阿!
他的影子飞过去跟他接合...他头低低的看着我还笑了一下,他慢慢地走向我...随着他的距离我的恐惧跟压迫感随着增大...
他走到我面前,我看着他的脸,这是个惨白的死人脸没错...只是还在笑!
他蹲下来把脸靠近我...当时我快喘不过气来了...他跟我说:真可惜你编的故事你都活着...
说完他就抽离我身边开始笑,是一种很噁心的笑...让人发毛
接着他说:你的故事...不只这些...。说完他只是间断的笑...就像神经病一样...但是让人发毛...转眼他就不见了,但是他的声音若隐若现的在我耳边重複着...
他说的意思我懂了...我上次鬼扯的影子...在他身上...而我以前也扯过一个跟水有关的鬼故事...
为什幺偏偏这个鬼月...令人不解...但是我想了解所以下个要编的故事我想要了解...只愿我不会死了